读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读书网 > 你那么甜呀 > 96谢谢你,我最好的爱人 大结局

96谢谢你,我最好的爱人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厨房间里忙活好后,徐妈妈将菜都端出去,徐子易这会没有半分欢喜,心里除了后悔之外还是后悔。
  天色已暗,修车的居然找不到这里,还在兜兜转转。
  韩凌阳跟他们一直在打电话沟通,可这儿很偏,就算开了导航也很容易开错。
  徐子易将客厅的灯亮起来,房屋是自家造的,客厅很大很大,她走到外面,盯着韩凌阳的背影道,“吃晚饭了。”
  “好。”他挂了电话,转过身跟着徐子易进屋。
  徐妈妈热情地招呼着,还拿出了家里的雪碧,徐子易特地拿了个新碗给韩凌阳,筷子也挑了最干净的一双给他。
  徐爸爸高喊了一声名字,徐子易的弟弟捧着手机出来了。
  他即便是坐到了餐桌上,都在看手机,徐子易冷着脸,不搭理他。男生也不怕她,反正都被她发现了,再说她敢把他手机砸掉吗?
  徐子易给韩凌阳倒了杯雪碧,一家人都坐定下来。
  韩凌阳真饿了,今天中午就没吃到饭,是用车上唯一一包饼干垫了肚子的。
  “你是哪里人呀?”徐爸爸在桌上忍不住开口。
  韩凌阳照实回答,徐爸爸不由赞道,“那是个好地方啊,有钱人特别多。”
  徐子易将一碗鸡汤端过来,放到两人面前,“爸,吃饭的时候少说话吧。”
  “你真是的,这是你同学,那也就是你朋友了。”
  徐妈妈坐在徐子易的身边,不经意挑起个话题来。“子易,你这手究竟怎么回事啊?之前问你总是不肯说,好好的怎么骨头成这样了?”
  徐子易看到韩凌阳喉间轻咽下,就要说话,她赶紧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我都说了是我不小心摔的。”
  韩凌阳朝她看看,徐妈妈才不信。“摔能摔成这样?”
  “我自己不小心砸到的。”
  韩凌阳觉得他还是应该说实话,毕竟那件事因他而起,徐子易看得出他想开口,干脆踩住了他的脚。“怎么不能了?”
  “是在学校吗?”徐爸爸连忙问道。
  徐子易已经猜到徐爸爸接下来要说什么话,她心里紧张的不行,“不是!”
  “那真是的……要是在学校的话,学校有责任的……”
  这话摆在明面上,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这要在学校出事,他们就能找学校算账,怎么也能要到点赔偿的。
  徐子易握住筷子的手在发抖,韩凌阳就坐在边上,她不好发作,可这席话里的意思,韩凌阳不可能听不出来。
  徐子易扒了口米饭塞到嘴里,奶奶坐在对面,要给韩凌阳夹菜,家里没有公筷的意识,奶奶怕夹过红烧鱼的筷子不干净,在嘴里抿了下后夹了块排骨就要起身。
  “奶奶,他自己要吃什么就让他自己夹,他也不喜欢吃排骨。”
  奶奶听了,只好将排骨放到自己碗里,徐子易示意韩凌阳多吃鸡肉,摆在他手边的菜没有被别人碰过。
  “妈,这次我去学校,你多给我五百块钱。”
  徐子易忍着口气,瞥了弟弟一眼,想让他闭嘴。
  “多五百?你干什么呢?”
  “换季了,我不要买新衣服吗?没衣服穿!”
  徐妈妈脸色垮下来,“去年的衣服都是新的,怎么就不能穿了?”
  “都说是去年的了,那是旧的!”
  男生看了眼徐子易,知道这会有客人在,她不敢拿他怎样,“姐,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我又不花你的钱,我问妈在要呢。”
  这家里哪还有什么钱?不都是靠着她平时寄回家的吗?
  徐爸爸用筷子在碗上轻敲了下,“行了行了,别敲了,有客人在呢。”
  韩凌阳不好插嘴,他也不知道他还能说什么。
  晚饭吃到一半,韩凌阳也觉得饱了,兜里的手机响起来,他赶紧接通。
  “喂,好,到了是吗?我马上过来。”
  徐子易跟着放下筷子,韩凌阳看眼桌上的另外几人,“叔叔、阿姨、好婆,你们慢慢吃,修车队已经过来了,谢谢你们的款待,今天实在是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那让子易送你去。”
  徐子易已经站起身,拿了长桌上的手电筒准备送韩凌阳出门。
  “别忘了我的球鞋,你答应我的。”弟弟生怕他忘,又提醒他一声。
  韩凌阳回头看了眼,“不会忘。”
  徐子易脸皮发烫,鼻子酸酸的,泪水瞬间逼出眼眶。要不是韩凌阳还在,她肯定就忍不住了,她确实不敢吵闹,她怕会被韩凌阳看到更多的不堪。
  徐子易打了手电筒跟在韩凌阳身后走,灯光照亮了一长条路,村上的狗叫声此起彼伏。
  她心头已经跟死灰一样,徐子易将韩凌阳送到村口,修车队的人将车停在路边,韩凌阳把车钥匙给他们,也大致描述下车子出现的状况。
  徐子易陪在边上,他朝她看了眼,“你先回去吧。”
  “这需要多久?”
  “很快的。”
  徐子易轻点下头,一会要是被村上人看见了,一传十十传百,还不知道要说成什么样。
  “车子修好后,告诉我一声。”
  “好。”
  徐子易说了声再见,转过身要走,她心里是有不舍的,她跟韩凌阳之间唯一的纽带,只可能是施甜,可她跟他之间,还是见一面少一面了。
  “等等。”
  徐子易忙停住了脚步。
  “你以后要是遇上什么困难,就跟我说,我一定会帮你。”
  徐子易忍了一路的眼泪就这么滚落下来了,“我挺好的呀,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你听进去了就行。”
  “我……我走了。”
  “好,再见。”
  “再见。”
  徐子易逃也似地走了,韩凌阳出生至今,怕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吧?有些话他不好明说,又怕她实在辛苦,所以才开了这样的口。
  徐子易走到半道上,拐进了自家的田里,她坐在田埂上,将手电筒给关了。
  施甜接到电话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俞临惠和纪爸爸都过来了,正拿了大包小包的水果往冰箱里塞。
  施甜接通电话,“喂,子易。”
  那头没有说话声,只有哽咽的哭声,施甜吓了跳,忙起身走到阳台上,“子易,你怎么了?”
  徐子易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施甜在那边急得不行,“你到底怎么了?家里出事了吗?”
  “呜呜呜……”
  “你别吓我。”
  徐子易从来没有奢望过什么,她也知道什么叫同人不同命。她更加不会因为看到了施甜跟纪亦珩在一起,就天真地以为她也能冲着韩凌阳将心思说穿。
  他知道他高不可攀,可难道她就连偷偷喜欢他都不行吗?
  一顿饭,短短不过半小时而已,就让徐子易尝到了什么叫痛不欲生。
  她原本就只是靠着那一点暗恋的小心思在支撑着,工作再苦再累,可偷偷看看韩凌阳之前发的消息,再看看他朋友圈里弹琴的片段,她就觉得什么都是能撑过去的。
  可如今,这种简单的关系被蒙上了一层污垢,她想起来就心痛。
  施甜不再问了,就静静地听着她在电话里哭。
  徐子易哭到最后没力气了,自我平复之后,才沙哑着嗓音开口,“小狮子,你别担心我,我没事。”
  “真没事?”
  “嗯,就是家里的事有点烦躁,我一时想不开。”
  施甜轻叹口气,知道她的难处。“你要是碰到了解决不了的事,一定要告诉我,别自己硬扛。”
  “放心吧,我很好。”
  两人说了会话,徐子易这才挂断通话,施甜在朋友圈也看到了韩凌阳的动态,但她并不知道那里就是徐子易的家,更加不会往深处想。
  徐子易独自坐了会,这才起身,她擦干净眼泪,刚走出去两步,就收到了韩凌阳的微信。
  “车子已经修好了,我回去了。”
  她眼眶热热的,又想哭,“好。”
  “再见。”
  徐子易没有再回,抬头望了望天空,如果还能再见,那就好了。
  施甜怔怔地盯着屏幕看,有时候她想不明白,究竟是她有那样一个爸爸幸运些,还是徐子易有那样完整的家庭,更加幸运些呢?
  当然这种比较,也只能是她们之间的。
  施甜心里觉得沉重不少,只希望徐子易能赶紧碰到一个对她好的人。
  回到屋内,俞临惠将洗好的水果放在茶几上,“甜甜,快过来吃。”
  “妈,您坐会吧,别忙来忙去的了。”
  “冰箱里我放了些菜,还有包好的饺子,冻起来了,你记得吃。还有还有,等珩珩不在家的时候,你到我这边来住,省的自己还要做饭……”
  施甜连连答应,于她来说,这样的幸福是她等了好久好久的。
  纪亦珩趁着这几天在家,带施甜去将婚纱照给定下来了,还定了结婚戒指。
  自从施年晟的事件过后,纪亦珩的热度越来越高,陆一乐求之不得,这也算因祸得福了。
  施甜的节目也做的有声有色,主编亲自开口,在会上提了让施甜签约爱酷的事。
  她当时也在场,有人问了一句,“做直播间的人有那么多,你怎么保证施甜就能做起来?”
  主编回道,“因为她切入点清奇,观众不喜欢老生常谈和太官方的话题,施甜从第一期至今的直播,哪一场不是人气爆棚?这就是她最大的优点,至少在我们公司,谁都及不上她。”
  施甜还是第一次听到主编对她有这样的评价,会后,她也顺顺利利签了公司。
  爱情大丰收后,事业也是出奇的顺利,现在施甜想要找嘉宾,再也不用像开始那样求这个等那个的了。
  下午就有一场直播,来的人在声咖界也是小有名气,起初是对方的助理主动找了施甜,说梁安跟纪亦珩合作过,希望能上一上爱酷的节目。
  施甜自然是答应的,就跟那边约好了时间。
  直播要涉及到的一些话题,施甜都会提前列了单子发过去,那边确定了没问题后,双方就去各自准备。
  施甜进了主播间,跟梁安打过招呼,两人坐在一起,梁安的目光不住在她身上扫着。
  开播后,施甜在前面做热场,每次都会有固定的几个人上来送礼物。
  “少奶奶今儿真美。”
  “少奶奶脸色红润喜洋洋啊。”
  “少奶奶洪福齐天!”
  施甜忍不住笑道,“你们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啊。”
  直播间内鲜花刷起来,火箭送起来,就算纪亦珩不说,施甜也能猜得出来这些是托。粉丝群里,不知道是谁想的主意,给纪亦珩起了个少爷的称号,这会这声少爷已经弄得人尽皆知,施甜自然而然就成了少奶奶。
  这几个‘托’混在粉丝里头,八成是纪亦珩身边的人,比如助理什么的。
  施甜开了场后,跟梁安互动,既然是嘉宾的直播节目,主角当然还是梁安。
  她让梁安先跟观众打招呼,然后才开始进入话题。
  当初施甜问了梁安的助理,直播的时候着重点想要在哪方面上,助理希望多提问提问梁安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施甜这会就按着对方的要求,让梁安谈谈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
  这说穿了,多少有点卖惨的成分在里面。
  梁安开始说她小时候的事,家庭不幸,从小嗓子就好,想要学唱歌,却没有学成。当年还想偷偷报考艺校,却被父亲抓回来打了一顿,关了整整一星期。
  总之她有今天的成绩,全靠自己的努力,是一步一个脚印走来的。
  梁安说到动情处,还擦了擦眼泪,施甜忙抽了纸巾给她。
  “我跟纪亦珩合作过,我真羡慕你,能找到那么好的靠山。”
  这话什么意思?这弯转得施甜真是猝不及防啊,她看了眼身侧的梁安,女人的第六感觉又是十分灵敏的,这意思不就是在说她全靠纪亦珩吗?
  施甜又不好在直播间跟她撕破脸,“羡慕吧?不过没办法,我在大学里就是一路被人羡慕过来的,我都习惯了。”
  梁安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但终究要照顾自己的形象,“所以说你这样呀,算是少奋斗了十年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