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读书网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121参茶

121参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殷太后静静地看着楚千尘。
  
  虽然楚千尘这举动有些过分殷勤的嫌疑,但是楚千尘有心讨好自己是孝顺,一个乖巧不惹事的王妃总比那等子掐尖要强更好些。
  
  距离婚期还有二十七天,也许自己可以派个嬷嬷去侯府教教她。殷太后在心里琢磨着。
  
  楚千尘小心翼翼地把汤盅端了起来,垂眸看着汤盅里香气扑鼻的参茶,鼻尖又微微地动了动,嘴角抿了一下。
  
  “太后娘娘,这参汤还有些烫,您喝的时候小心点。”说着,她慢慢地把汤盅朝殷太后那边端去,然而,当汤盅端到殷太后跟前时,她的手突然一抖,那参汤从汤盅中洒出了一滴,恰好溅在了殷太后的袖口。
  
  那橙黄色的参汤在她那青白色的衣袖上留下两个显著的汤渍。
  
  何嬷嬷脸色一沉,心里对这位未来的未来的宸王妃越发不喜了,为人处世莽莽撞撞的,今天还好是在寿宁宫里,这要是在外头,岂不是让人看了太后和宸王的笑话!
  
  可这婚都赐了,何嬷嬷也只能在心里咒骂皇帝几句。
  
  殷太后微微皱了下眉头,倒是没责骂楚千尘,她正想先打发了楚千尘去外面等,楚千尘抢先一步道:“太后娘娘,臣女扶您去更衣吧?”
  
  楚千尘卖乖地抿唇笑。
  
  她有心讨好人时,那笑容要多乖巧有多乖巧,要多甜美有多甜美,让人不忍拒绝。
  
  她的笑容真挚,星眸璀璨,心想:就像王爷说得那样,太后娘娘是个心软的!
  
  是个乖巧的孩子。殷太后瞧着楚千尘笑得“怯生生”的样子,有些无奈,也有些心软,就应了。
  
  楚千尘殷勤地扶着殷太后下了榻,轻轻捏了捏对方的手,温声说:“臣女服侍太后娘娘。”
  
  她依旧笑着,笑容浅浅,抬眼时,眼睫颤了颤。
  
  看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一副“毛手毛脚又怕被责罚”的小可怜样,犹如一只温顺的绵羊。
  
  “……”何嬷嬷又皱了皱眉,怕楚千尘毛手毛脚的,伺候不好人,折腾得还不是太后。
  
  可是,殷太后轻声应了。
  
  殷太后看向楚千尘的眼神有些微妙,保养得当的玉手扶在她手上,淡淡道:“扶我进去把。”
  
  她指了个方向,楚千尘就仔细地把她扶去了后头的碧纱橱,动作慢慢悠悠,似带着几分诚惶诚恐的味道。
  
  “何嬷嬷,给哀家挑身衣裳。”殷太后一边说,一边使了个眼色。
  
  何嬷嬷在太后身边服侍了几十年,是太后从殷家带进宫的陪嫁,对太后自然最为忠心。
  
  她心里有些讶异,但二话不说就去了隔扇门那里守着。
  
  殷太后在榻上坐下,轻声对楚千尘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楚千尘第一次给她探脉时,殷太后还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可是这小姑娘连番对着她做了这么多小动作,她要是还感觉不出对方是有意为之,那就是蠢了。
  
  殷太后此刻再看楚千尘时,有些惊疑不定。
  
  楚千尘嫣然含笑,乌黑的凤眸犹如缀满了星子的夜空,那笑容带着几分狡黠几分灵动,就像是画龙点睛般,眼前的少女与方才那个温顺的少女判若两人。
  
  殷太后怔怔地看着楚千尘。
  
  楚千尘笑道:“娘娘,方才的参茶不要用了。”
  
  楚千尘也知道殷太后不会轻易相信自己,就借了顾玦的名义道:“是王爷让我给太后娘娘来诊脉的。”
  
  殷太后:“?”
  
  何嬷嬷:“?”
  
  殷太后主仆俩一头雾水地面面相看,皆有种天翻地覆的感觉。
  
  这还是方才那个老实、怯懦、柔顺、胆小的姑娘吗?!
  
  时间紧迫,楚千尘尽量长话短说,开门见山地说道:“太后娘娘可知道济世堂的神医?”
  
  殷太后虽然在深宫中,而且时不时就卧病不起,但是皇长孙顾元嘉上个月重病去济世堂求医的事也是听说过的,她也曾设法让何嬷嬷去打听了关于那位神医的事。
  
  然而,她们打听到的消息语焉不详,宫里有人说是神医救了皇长孙,有人说玄净道长的九还丹起了效,更多的人怀疑那个神医一个还未及笄的姑娘家能有什么超凡绝伦的医术……
  
  还未及笄?殷太后心念一动,再看向楚千尘的眼神有几分若有所思,难道说……
  
  “我就是济世堂的神医。”楚千尘落落大方地承认了,笑容愈发璀璨。
  
  她难得进宫一次,与太后私下说话的机会也就这一次,所以她也不逗圈子,当务之急就是要让太后全然相信她才行。
  
  “你是神医?”殷太后喃喃道,犹觉得不可置信。
  
  这个楚家的二姑娘私下里认识玦儿,而且玦儿还让她进宫来找自己?
  
  玦儿这是什么意思?!
  
  殷太后的心跳突然就砰砰加快了,原本宛如一潭死水般的心湖泛起了涟漪。
  
  她忍不住就去看何嬷嬷,何嬷嬷也是一副惊疑不定的样子,简直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看着何嬷嬷这副样子,殷太后蓦然就淡定了,心想:自己看人的眼力,自然是不如儿子的。
  
  楚千尘又道:“方才的参茶里配伍有问题,有两种药材是相克的,会让人精神不济,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气血运行慢,药性在体内会留得更久,所以太后娘娘才会觉得昏昏沉沉,时常精神恍惚。”
  
  什么?!一旁的何嬷嬷惊得手一滑,手里的帕子轻飘飘地落了下去。
  
  太后这些年身体一直不适,明明也没什么大病,可身子却每况愈下,尤其是容易精力不济,寿宁宫的奴婢陪着太后玩上两局叶子牌,太后就乏了。
  
  何嬷嬷也怀疑过是不是太后的饮食中被人动了手脚,后来就由人专门试毒,但是试毒的那个小内侍好端端的,身体康健,活蹦乱跳。
  
  楚二姑娘的意思是说,参茶之中的这种配伍只会对年纪大的人有害?!
  
  殷太后已经从楚千尘认识顾玦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平静地说道:“是顾琅。”
  
  顾琅就是今上的名讳。
  
  楚千尘沉默以对,不置可否。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这偌大的宫廷之中,除了皇帝外,还有谁敢对太后下手,还有谁会对太后抱有这么大的敌意!
  
  大齐重孝道,殷太后是先帝的继后,上了玉牃的皇后,那就是皇帝的继母。皇帝爱惜名声,又要以孝道治天下,只能好好奉养殷太后,但是他又不想让殷太后指手划脚,那么,对他而言,殷太后时不时地病着是最好的,如此一来,皇帝来寿宁宫探望一趟抱病的太后,还能被人赞一句纯孝。
  
  何嬷嬷定了定神,急切地问道:“楚二姑娘,那太后娘娘……”
  
  说着,她又谨慎地往碧纱橱外望了一眼,生怕隔墙有耳。
  
  楚千尘从容一笑,安抚二人的情绪,“太后娘娘这参茶被人动手脚应该是这一年的事。”
  
  殷太后微微睁大眼。
  
  她一直有喝参茶的习惯,参茶中加了些药材,这才被人钻了空子,故意弄错了配伍。算算皇帝登基正好一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