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读书网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122靠山

122靠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嘴!”楚千尘命令道。
  
  “……”楚云沐眨眨眼,下意识地张开了嘴。
  
  接着,他又懊恼地想道:他又不是楚云沐这小子,怎么她让干嘛就干嘛!
  
  楚千尘隔着帕子从荷包里摸出了一粒玫瑰松子糖,抬手往他嘴里一塞。
  
  她什么也没说,就直接走了。
  
  楚云逸只觉得那一股混杂着玫瑰、松子和蜂蜜的香甜味弥漫在口腔中,是熟悉的味道,他知道这是楚千尘亲手做的糖。
  
  口中香香的,甜甜的。
  
  楚云逸含着糖唇角不由弯了起来,又打起了精神,在心里暗暗发誓:他下次一定不会输了,不管是在校场上,还是在府中……
  
  他是长子,他一定会当楚千尘的靠山,让她对他刮目相看的!!!
  
  楚云逸昂了昂下巴,转过身昂首阔步地走了,颇有几分“老子天下第一”的张狂。
  
  楚千尘返回了高台上的座席。
  
  严嬷嬷如影随形地跟着她,一直把人护送到了坐席。
  
  安乐、常宁和楚千凰等贵女们还坐在原本的座位上,俱都朝楚千尘看了过来。
  
  楚千尘坐下时,眼角的余光在下方的擂台扫过,愣了愣,她这才注意到擂台上比试的两人中其中一人居然是苏慕白。
  
  苏慕白穿着一袭天水碧直裰,手持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剑,相貌儒雅,身形瘦削;
  
  而他的对手是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异族人,这异族人一双冰蓝的眼眸如孤狼般锐利,个头比苏慕白还高出了大半个头,就像是一头顶天立地的巨熊,肌肉发达,手持一对沉重的流星锤。
  
  两人一个斯文,一人粗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尤其这异族人手里的流星锤足足有人的头颅那么大,布满了尖锐的银刺,舞动时,流星锤带起一阵锐利的劲风,虎虎生威。
  
  高大魁梧的异族人动作十分灵活,迅猛,使着双锤频频出招,逼得苏慕白连连后退,只守不攻,瞧着似乎很是被动。
  
  好几次,观众席上的众人都以为那流星锤就要捶到苏慕白,惊呼连连,一个个都望着擂台移不开目光。
  
  楚千尘只扫了擂台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她对苏慕白的本事还是有些了解的,因此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游刃有余。
  
  苏慕白这个人一向谨慎,希望谋定后动,等他把对手给摸透了,也就该出手了。
  
  见楚千尘坐下,严嬷嬷就福了福身告辞,用带着几分倨傲的态度说道:“楚二姑娘,奴婢回去收拾行李了。”
  
  她也没等楚千尘回应,就径自走了,很显然,她全然没把楚千尘放在眼里。
  
  其她贵女们眼神复杂地望着严嬷嬷的背影。
  
  方才,楚千尘来到校场外时,她们在这高台上借着居高临下的优势就看到了送楚千尘归来的严嬷嬷。
  
  当时,她们只是看了一眼,没在意,可方才从严嬷嬷这句话中的意思,她们听出来了,殷太后把严嬷嬷赐给了楚千尘。
  
  很显然,这是殷太后嫌楚千尘是个庶女,没有规矩,所以才专门派了个嬷嬷去侯府调教她的吧。
  
  几个贵女们彼此交换着默契的眼神。
  
  一开始,不少人对楚千尘还是多少有点兴趣的,都在悄悄地观察着她,觉得楚千尘外表瞧着乖乖巧巧,可是半晌都憋不出一个字,这性子明显有些内向,不够大方。
  
  现在,她不过是去寿宁宫见了殷太后一面,殷太后就不满地赐下嬷嬷,看来她确实如传闻中一般,就是个懦弱的庶女,不仅是上不了台面,甚至连个嬷嬷都压不住!
  
  一个这样的姑娘家就算是嫁进了宸王府,成了宸王妃,以后恐怕也镇不住。
  
  想着,她们再看向楚千尘时,目光中带着几分轻蔑。
  
  也是,这给人冲喜的姑娘家能好到哪里去!
  
  在一道道审视打量的目光中,一道轻快活泼的声音打破了周围的沉寂。
  
  “姐姐,”三公主安乐一见楚千尘终于回来了,就如乳燕归巢地朝她扑去,亲昵地挽着她的胳膊,撒娇道,“你去哪儿了?我好无聊啊。”
  
  “下面的这两人都打了好一会儿了,也分不出胜负……”
  
  “铮!”
  
  一道激烈的武器碰撞声骤然响起,恰好打断了安乐的话。
  
  擂台上,那异族人发出了痛楚的嘶吼声,他左手的流星锤脱手掉在了地上,左手腕上赫然多了一道血口子,鲜血横流,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地上。
  
  只剩下那右手的流星锤还牢牢地握在他手上。
  
  他粗犷的面庞上目眦欲裂,似乎恨不得扑过去将苏慕白撕裂似的。
  
  当那些观众以为这异族人还要再出招时,却见他愤愤地丢掉了右手的另一个流星锤,直接下来擂台。
  
  这个动作的意思是,他认输了!
  
  一个兵部官员立刻就朗声宣布道:“获胜者,苏慕白!”
  
  “啪啪啪……”
  
  霎时间,周围的观台上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掌声,此起彼伏,如轰雷般此起彼伏。
  
  唯有方才那蓝眼异族人及其族人所在的看台一片肃静,瞧着与周遭的其他人格格不入。
  
  皇帝也抬手啪啪地鼓起掌来,瞧着意气风发,仿佛是他自己赢了这场比试似的。
  
  “迦楼,”皇帝转头看向了就坐在他身旁的白衣僧人,自得地笑道,“这位苏慕白是我大齐五军营的一名参将,六年前的武状元,现在还未及而立之年,为我大齐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皇帝看似漫不经心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炫耀,几分示威。
  
  这本来也是今天武试的目的之一,皇帝要让南昊以及周边的这些番邦异族知道,大齐不仅有宸王顾玦,还有许许多多年轻勇猛的将士。
  
  这些人并不弱于顾玦!
  
  就是顾玦死了,大齐也并非是人人可以咬上一口的馅饼。
  
  下方,苏慕白朝皇帝和迦楼的方向望了一眼,就把剑收进了剑鞘中,又有人来收拾擂台上的残局,取走那对流星锤,擦掉擂台上的血迹。
  
  迦楼凝望着苏慕白的背影,赞道:“贵国的苏参将不仅武艺非凡,而且眼力更是过人,胆大心细。”
  
  眼力?!皇帝怔了怔,没明白迦楼的意思。
  
  迦楼身后的青衣少年接口道:“左撇子……‘流星锤’是个左撇子。”
  
  方才那个使流星锤的异族人虽然用的是双锤,但是人的左右手必然还是有强弱之分的,左撇子自然是左手更灵活且力道也更强,此人既然连左手的流星锤都掉了,单凭他的右手自然也不可能战胜苏慕白,这才是他没有恋战、坦然认输的原因。
  
  皇帝脸色微僵,他根本就没看出那个蓝眼睛的番邦人是左撇子。
  
  迦楼微微一笑,目光和煦,赞了那青衣少年一句:“不错,你的眼力有长进。”
  
  青衣少年下巴昂了昂,仿佛得了偌大的夸奖似的。
  
  迦楼又看向了皇帝,接着道:“大齐真是人才辈出,听说,这位苏参将曾经在北地军待了几年?贵国的宸王还真是会调教人。”
  
  “……”皇帝的脸色霎时更难看了,明明此刻阳光灿烂,可是皇帝的面庞却像是阴云罩顶似的。
  
  倪公公手里的那把拂尘颤了颤,身形绷紧。
  
  他可以猜到皇帝此刻到底有多生气,在场那么多人恐怕也只有南昊大皇子乌诃迦楼敢这么跟皇帝说话了。
  
  周围其他的勋贵朝臣也都是垂眸,只当做没听到皇帝被人打了脸。
  
  迦楼依旧笑着,笑容温文尔雅,仿佛并不觉得他方才的话有什么问题。
  
  皇帝脸上的表情几乎有些撑不住了。
  
  这时,下一轮比试开始了。
  
  两个形貌各异的男子从两个方向上了擂台,这一轮比试的决胜者将与苏慕白决战,再决出这次武试的最后优胜者。
  
  一阵响亮的锣声响起,那两个男子彼此持刀相对,杀气腾腾地挥刀劈出……
  
  皇太子顾南谨握了握拳,生怕场面越来越僵,清了清嗓子,笑着:“九皇叔确实年少英才,文武双全,精才绝艳。”
  
  “孤听闻乌诃大皇子在贵国也是一等一文武全才,将来,乌诃大皇子与我大齐也是一家人。”
  
  顾南谨这话一出,周围的气氛霎时变得很微妙。
  
  从大齐人到迦楼带来的昊人皆是如此。
  
  皇帝所在的高台上陷入一片诡异的沉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