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读书网 > 阴冥经 > 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庆顺慢的说罢。
  
  王五抬头问:“确认那女的叫那个年轻人阿铁儿的么?”
  
  “呃?”庆顺闻言一愣,缓说,“是的,确认,那个年轻人就叫阿铁儿!”
  
  这话一说,王五脸色是一变,他自上次逃脱之后,经过多方打探,终于确认了这年轻人的身份。
  
  西门府护卫司佥事,阿铁儿!这就是那名使无头寨大好局势同云散的年轻人。
  
  对这人的印象,已深入了王五的脑海。
  
  待王五准备细思量,当如何对付阿铁儿等人之时,忽外面传来一阵响动,众多的马贼喊斩着向外冲去。
  
  王五神色一变,待骂人之时,一名马贼喽啰忽冲了进来,对着王五:“大当家的,不好了,有一个家伙偷摸的探上了山来,被巡山的兄弟发现。”
  
  “如今在与咱兄弟们相斗,可是那人实在扎手………”
  
  “一帮饭袋!”王五听了就一个人上山,心里一紧,他且以为被发现的就是阿铁儿,就将那包裹直接抛给那个四儿说,“四儿,跟福子在此好生守护这个东西,明日一早,快马,送往京都城的东家!其他人等,跟某一齐,去观瞧是何方大能,竟敢来此地撒野!”
  
  四儿一把接过包裹之后,与福子凛然听令。
  
  其他的马贼皆站起身来,随着王五鱼贯而出。
  
  趴在屋顶的阿铁儿对着听雨小声:“那王五武高,手下的马贼,皆是积年惯贼,凶悍的紧!咱们下去抢回墨宝,旋去救西门夜说怎样?”
  
  “只怕不妥!”听雨摇头说,“王五既然如此凶悍,只怕大哥不是他的对手,若迁延许久,耽误了救大哥的时间啊!”
  
  “那听雨的意思………”阿铁儿闻言点头,旋问。
  
  “咱们分头行事!”听雨直接的说,“刚那马贼门主王五的口气之中。对阿铁儿是忌讳颇多!若阿铁儿出面,那铁定就能吸引马贼的注意力!到时候听雨见机去对付四儿,取得墨宝,就是了!”
  
  “啊?”阿铁儿闻言大摇其头说,“虽然听雨习得了不悠决与青冥剑法,但是实斗且不多!下面那四儿与福子,估计功夫不一般,若听雨单独对上,只怕会中了他们的招数啊!”
  
  “是了!”听雨眉轻蹙说,“阿铁儿,且去救大哥,这边听雨会见机行事,有机会就出手,没机会必定不会胡乱出手,这下放心了么?”
  
  “得。”阿铁儿知听雨心忧西门夜说,但是不甘失去这帝墨宝,才使自己去救西门夜说,她留下来监视四儿与福子,见机行事。
  
  阿铁儿只好无奈点头,悄的飞身而起,向着外面掠去。
  
  听雨见得阿铁儿已走了,是松了一口气,静的盯着四儿与福子,等待可能会有的机会的出现。
  
  阿铁儿飞身到院落至外围之时,就见几十个马贼,里一圈,外两围成圈,王五等马贼高层皆是环绕在外面,无出手,圈内的情况,且是瞧不清楚。
  
  阿铁儿如同灵猿一般,攀上附近的一棵大树之上,手里捻着一把石子,向那人群之中瞧去。
  
  就见西门夜说一身夜行衣,挥舞着利剑,与三名马贼斗在一齐。
  
  西门夜说是见过几次场面的人了,与这三个马贼斗到一处之后,竟仗着一柄利剑,拼得这三名马贼接连后退。
  
  若不是三人悍莽,团结的紧,只怕西门夜说早就有胜势了!
  
  在人群外,一处高地之上压阵的王五等人,皆是冷注视着大发神威的西门夜说,其中一名贼徒目现凶光的:“哼,这小子武艺且不错,不过恁多的花哨,若是老卫下场,必定三招以内,斩他于刀下!”
  
  “那卫老二就上啊!”一名脸上贴着膏药的马贼笑着。
  
  “哼,大当家明显另有安排,咱们且是听大当家的罢!”卫老二不屑的一笑,瞧着王五。
  
  王五轻一挥手,有两名持刀马贼跳入场中。
  
  五名马贼合势与西门夜说一人相斗,西门夜说且是占不得上风了。
  
  一时间,左支右挡,败象渐现!
  
  “瞧来,这王五是想引某出现了!”瞧着那高地上旁观的王五等贼首,一直不曾出手,只是靠着几个普通的马贼围攻西门夜说,阿铁儿便猜出了王五的心语。
  
  可是虽然猜出了王五的心语,阿铁儿且不得不跳进这个陷阱。
  
  见得西门夜说已渐支撑不住,阿铁儿立即运气,将手中的石子,以散叶的手法,飞了出去。
  
  阿铁儿为了救人,对付凶悍的马贼,毫不留手,飞出的石子之上,皆是满势。
  
  这一阵密集的破空之声响起,王五听得脸色一变,诧呼:“大家小心!”旋就直接循声瞧去,就见到那密集的石子,已来到了马贼们的不远处。
  
  王五身形一展,绕过石子,向着那边的大树跑去。
  
  王五的武学,便是放在天下英豪之中,皆算是排的上字号。
  
  他本来就是为了引出可能暗藏在暗处的阿铁儿,才特意派小弟们轮番围袭西门夜说,就是为了引出阿铁儿。
  
  这石子这般威势,不用想,肯定就是阿铁儿发飞。
  
  王五甚快的赶到那大树之下,蹬的就向上去。
  
  阿铁儿没料到这王五反应这么敏捷,石子才刚投掷出去,且没掷到人,王五竟就已赶来。
  
  阿铁儿不去观瞧西门夜说是否脱险,直接抽出背后的冥剑,撩起一片剑光,刺向那奔来的王五。
  
  王五才爬到大树一半,就被剑光迫得寸步难行,手指戟张,在大树之上一抓,旋身形一扭,避开剑光,继续向上跑去。
  
  阿铁儿一剑刺空,剑势一转,化刺为削,贴着王五的肩膀,齐肩削去。
  
  可是王五的手上功夫着实不弱,戟张手指,一爪擒向阿铁儿的利剑。
  
  没等王五抓到,就觉得一阵锋锐的劲气斩了过来。
  
  心中大诧,这把剑太厉害了,知不能与之前所见识的利剑相论。
  
  王五直接用脚在树上一蹬,忽拔高了数尺,直接飘过阿铁儿的面前,头下脚上,双手皆是化爪,袭向阿铁儿的头顶百会位。
  
  而阿铁儿直接施展开来青冥剑法,剑影一式高过一式的,迫向了王五。
  
  王五的爪功何如能迫得了阿铁儿的青冥剑法,被青冥剑法这么一迫,只得无奈的飞身退后,倏然间掉到这大树之外。
  
  王五的那班马贼头目皆好赶了过来,王五落到他们中间之后,环顾左右,对着那卫老二:“老二,带着兄弟上去,留住这小子!这小子剑法甚是高明,万不可大意!”
  
  卫老二早就等待多时,听了王五的命令,狞笑的对身边的马贼头目:“嘿,大当家的下令,兄弟们并肩子上罢!与老卫一齐,剁了这个小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