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读书网 > 阴冥经 > 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五心说若能抓住阿铁儿,就觉不错。旋不管西门夜说,指挥着这几十号悍莽的马贼,预拿下阿铁儿。
  
  阿铁儿一面斩,一面退,许久,退到了一处悬崖附近。
  
  马贼十来人受伤,加上之前的,基本上就是各人皆伤了。
  
  这时王五见得阿铁儿已气息凌乱,觑得一个空隙,直接一个助势起跑,一脚飞出,阿铁儿有些体力不支,没来得及反应,王五这一脚已中阿铁儿的心腹。
  
  阿铁儿受此一击,一下子喷出一大口红迹,直接跌下后方的悬崖。
  
  王五一脚踢飞阿铁儿,站在悬崖之上,见得阿铁儿沉入雾霭之中,一阵得意。
  
  这时,卫老二捂着心口走上前来:“大当家,这山崖虽然险峻,可是底下是什么模样,咱们且不清楚,瞧来,咱们要不派人下去,搜寻一下,以免这个小子没亡身!”
  
  “………”王五得意的神色一下凝在脸上,瞧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头一摆说,“若这皆没死亡他,那就算他命大了!要知,咱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东西送到京都城,交给东家!咱们若分派人手下去,少了不是他的对手,多了,那东西的安全且是问题。不派人了罢!”
  
  “大当家顾虑的甚是!”卫老二拍了一下马匹,绝的瞧了崖底一眼,旋就带着一众马贼,去清点这次的损失了。
  
  王五是神色复杂的瞧了崖底一会儿,终是叹了一口气,扭头走了。
  
  …………
  
  阿铁儿跌下来,只觉得速度越发的快,以为自己得摔死了,不料“噗咚”一声,竟跌入了一片湖水之中。
  
  虽然这是湖水,可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来,加上阿铁儿是深受重伤,一下子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
  
  不知过了多久,阿铁儿缓睁开眼睛之时,发现天色已大亮,活动了一下筋骨之时,且发现浑身剧痛,忍不住叫出声来。
  
  “啊?醒了啊!”一名面相宽和的文士忽伸出头来,出现在阿铁儿的视野之中,只见他手忙脚乱的扶起阿铁儿,喂着阿铁儿喝了一口水,才缓说,“小兄弟,这是怎了?受了这么重的伤!”
  
  阿铁儿知自己很可能就是被眼前这文士所救,轻一笑,缓:“在下阿铁儿,受太爷之命,来苏州办事,不料且被贼人埋伏,受了重伤,哎!”
  
  “原来是西门府的人啊!”这文士听得阿铁儿是太爷的手下,竟一脸的崇敬,只听他说,“某对太爷,可是敬仰的很!卫头无数,但是敢在朝堂之上,当着帝上与众位大臣的面,直斥刘金的,仅他一人啊!”
  
  听得这文士说的这些,阿铁儿自然明白过来,只怕这文士的身份不简单,问:“请问兄台大名?”
  
  这文士苦笑一下:“在下姓王,名本。本是卒部武选司主事,由于上书谏帝斥罚言臣太过,刘金知后大嗔,将某抓起来关进牢狱,杖三十大板,如今已被贬为立陵城府长官邸的吏目!”
  
  “啊?竟是被刘金陷害!”阿铁儿听得是刘金,这王本才被罢黜差职,贬为立陵城吏目,不由得诧讶的叫了出来。
  
  王本脸色一赧,点头:“是啊!此番离京前往立陵城,路过此地,心里失望之至,就准备投湖自尽,不料兄台从天而降。当时就决定救起!”
  
  听得王本竟是刘金的陷害,阿铁儿不由得神色一变。
  
  旋阿铁儿将自己的经历缓说了出来,“时机未到,等待就是!”
  
  “………”王本扶着阿铁儿,听罢阿铁儿的叙述,不由得陷入沉思。
  
  “阿铁儿,说得是!”王本将阿铁儿扶起,重的对着阿铁儿一示。
  
  “哈,王大哥能想通,阿铁儿就兴然了!”阿铁儿扶起王本,笑着说,“王大哥被刘金排挤,只怕心中才学,远胜常人,希望王大哥到了立陵城,莫气馁,耐心等待重见天的一日!”
  
  “是,会的!”王本满含泪,旋说,“且帮阿铁儿将伤治好,旋咱们再论其他!”
  
  话音刚落,就听得一声清越的呼声由远及近,快速的传来:“阿铁儿、阿铁儿大哥、在哪儿?”
  
  这呼声甚是清越,隐带着一丝急虑。
  
  王本一听,眼睛望向阿铁儿。
  
  阿铁儿脸色有些发白,直接对着王本赧然的:“是太爷的千金———听雨姑娘,王大哥,阿铁儿受了重伤,暂时无法运气高声吼叫!就相帮,告知听雨,阿铁儿在这里,免得她担心!”
  
  “得!”王本轻一笑,直接运气说,“听雨小姐,阿铁儿在这里,不用紧急!”这一句话出之后,在这崖底的小谷之中,不断的来回荡传,回声不断,显示了王本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书生,当是有高深的武学在身。
  
  阿铁儿一听,是心下震诧,只怕便是自己伤愈,自己的一身武式与这新近认识的王本,不过伯仲之间罢了!这天下真是能人异众,自己可不能由一点微末的成就,就妄自懈怠了。
  
  话音刚落,一道破空之声响起,一阵风扑面而来。
  
  …………
  
  …………
  
  阿铁儿指着王本:“听雨,这次坠崖,幸好是这位王大哥路过,将某捞了起来,否则………”
  
  这话一罢,听雨立即转过头,神情且已镇定无比,满是感激的对着王本重谢:“王大哥,多谢!”
  
  一面说,且一面给王本重的一躬。
  
  王本急忙虚扶听雨:“哎呀,听雨小姐,这只是………嘿,不提了罢。仅是适时逢会,恰救下阿铁儿罢了!”
  
  阿铁儿是知王本的心语,见得他不提投湖一事,便是已弃绝此念头,不由得兴然:“嘿,听雨,王大哥不但武高,且是朝廷命差,只是现在受了陷害罢了!”
  
  一听王本遭了陷害,听雨便明白了王本的处境,这天下间,能陷害武学如此之高,且是朝廷命差的王大哥,只怕除了刘金,无他人。
  
  而刘金会去主动陷害的,那这王大哥的本事,只怕是不小,否则刘金不会花功夫去贬他。
  
  听雨对着王本:“王大哥,不用担心,天,总会有亮的一刻,相信!”
  
  “哈!”王本原被贬至偏远的立陵城,心中甚是愤懑,只觉得人生已是乌云遮天,丝毫无什么希望了。
  
  不料灰蒙天之下,投湖之际,且认识了这两人,在这里且是鼓励自己,莫轻言弃,狂笑一阵,笑罢对着听雨:“谢过听雨小姐的一片心意,此前阿铁儿已劝言于某。绝望已消,等待云散的那一日!”
  
  “………”
  
  这时候王本瞧到一身是伤的阿铁儿,紧急:“某的事,没什么。阿铁儿如今身受重伤,这附近有个镇子,咱们扶他回镇上疗伤要紧,时候晚了,可就麻烦了!”
  
  “王大哥放心!”听雨瞧得阿铁儿一身衣裳皆被刺的百孔穿,眼泪是在眼眶之中转,对着王本说,“听雨与阿铁儿同练一门奇功,这门功法玄奥无比,对疗伤之效,且是很不错的!王大哥,既然有任在身,便即日启程,以免耽误了时辰,遭那奸人陷害!”
  
  “得。”王本闻言一滞,他自然明白听雨说的是实情了。自己若是晚一刻到任,只怕刘金及其手下的人就会寻得这个由头,将自己一罢到底。脸色微赧说,“可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