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读书网 > 阴冥经 > 第494章

第49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凌厉的剑招!”宇冥瞳孔微缩,心中震诧不已,嘴上轻赞。
  
  “交出马豪,咱们可以不伤人!”阿铁儿一颤冥剑。
  
  这一下是瞧得宇冥震诧无比,这剑招凌厉就算了,且这等利剑,在对手手上,只怕今日想拿下这两人,真的有些困难。
  
  宇冥毕竟是武门上老一辈的人,虽然阿铁儿二人给他带来的震撼确实烈,可是宇冥且不准备就此退缩。
  
  宇冥直接双手戟张成爪:“想抓东家,须得踏过宇某的尸首!”
  
  马豪是首次见得这么凌利的剑法,被阿铁儿二人早就吓破了胆,听得阿铁儿出言使宇冥交出自己,不由得无比惧怕。
  
  听得宇冥的话语,一颗心且稍回落,往日宇冥斗无不胜的往绩,使马豪心下稍安。
  
  只听马豪:“宇大侠,只要斩了这两人,马某必定相赠一千两白银,以示重谢!”
  
  宇冥本就不想在这里同阿铁儿二人相持,听得马豪的重赏,双手一交,厉喝一声,直接扑击上去。
  
  阿铁儿二人且知,想抓马豪,这宇冥就是至后一道屏障。
  
  手上不滞,二人联手运剑,直接搅击上去。
  
  两人的剑法,阿铁儿为大开旋阖,直来顺去的剑招。
  
  听雨且如那天上落滴一般,飘忽不定,专门补足阿铁儿的未尽之处。
  
  宇冥在漫天剑影之中,一爪抓去,竟直接抓住了阿铁儿的冥剑。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
  
  宇冥嘿然一笑,身形一闪,直接合身闯入了剑影之中,一爪拿向阿铁儿的咽喉。
  
  这宇冥爪功如此犀利,一身铁甲,刀剑不伤。
  
  阿铁儿的气息刚走到一半,就觉得一股甚厉的劲道冲击而来。
  
  阿铁儿只觉得心头一震,如同被人抡了一记闷棍一般,差点松开了冥剑,向后微退了半步。
  
  听雨大诧,她瞧出阿铁儿是想以武力取胜,不想这宇冥铁甲无伤,爪功凌利,便是武力,竟在阿铁儿之上。
  
  是趁着阿铁儿受伤,一爪袭着阿铁儿的天灵盖而去。
  
  听雨心下大急,直接顺着剑势,一剑刺向宇冥的咽喉要害,另且飞起一腿,恰踢中了有些呆愣的阿铁儿,直接将阿铁儿踢出了半分,险的躲过了宇冥那必斩的一爪。
  
  宇冥一击落空,不由得大嗔,见得听雨一剑刺向自己的咽喉,直接弃了阿铁儿的冥剑,一爪抓向漫天的剑影,准备如同之前对付阿铁儿那样,擒住听雨的利剑。
  
  可是之前宇冥虽然抓住阿铁儿的利剑,且多的是运气成分在内。
  
  听雨且是得了阿铁儿被抓利剑的经亏,直接在身前舞起的剑影且皆是虚影,宇冥忽抓来之后,且皆是一一落空,待得宇冥错愕,听雨迅即若雷的一剑突兀的刺了出来,直接奔着宇冥的咽喉而去。
  
  宇冥大诧失色,反手一爪,准备去抓听雨的利剑。
  
  可是这一剑听雨且是迅捷,哪里如此容易被宇冥抓住。
  
  只见听雨的利剑在天上抖动了一下,几道剑影斩向宇冥抓来的那一爪。
  
  虽然无斩伤宇冥的手掌,且令得宇冥的救援之势一顿。
  
  得了这个间隙,听雨一剑刺中了宇冥咽喉处的铁甲。
  
  一阵火花四飞,听雨这必得的一剑除了擦出一些火花来,竟没有令宇冥受损半分。
  
  难道真的刀剑不伤?
  
  听雨错愕间,脚下且不慢,直接在地上一点,轻巧的旋着身子,绕过了宇冥。
  
  直接使宇冥接下来的扑击落空之后,神奇的来到宇冥的背后,反手一剑,刺中了宇冥的后脖颈。
  
  可是这一剑依然无成,听雨便知此人的铁甲之厉,只怕寻常刀剑难破了。不做纠缠,直接身形一闪,来到了已恢复的阿铁儿身边。
  
  “这人一身铁甲,根本伤不了分毫,咱们当如何应对?”听雨一面与阿铁儿的剑光交汇于一齐,抵御围袭上来的众多护院,一面出声问。
  
  阿铁儿只是受了个轻伤,得听雨阻挠,微调息片刻,已痊愈大半。
  
  两人剑光复炽,使的这班护院冲不上来。
  
  只有那宇冥,不知何故,回过身来之后,阴晴不定的瞧着两人。
  
  “水可破石!青冥剑法至是精妙,听雨可明白?”阿铁儿瞬间就想清楚了应对之策,一面舞剑退阵,一面小声的询问。
  
  听雨灵慧无比,一听之下,就即明白了阿铁儿的意思。
  
  听雨一点头,两人剑光一转,直接如同水雨泼地一般的斩向了那站在那里发呆的宇冥。
  
  宇冥远的见两人剑光复炽,斩向自己而来,竟无迎击上去,而是一个纵身,跳到了马豪身边,对着马豪:“东家,这两人单个论武,皆不会是某五十合之对手,但是联手之威,天下间能胜过他们的,只怕寥余。建议且是趁早跑的好!”
  
  阿铁儿与听雨见得那宇冥竟不斗自退,心下明白只怕刚才宇冥不是完全无损的接下二人的剑招。
  
  信心大增,剑光是一转,追着宇冥斩了过去。
  
  这些护院武学虽然参差不齐,有高或低,但是碰到了阿铁儿与听雨的联手剑影,皆是如同分波逐浪一般,被避退开来。
  
  偶有不知亡活的护院,想逞一下能,可是且在这层叠的剑影之中,瞬间就被震飞而出。
  
  其他的护院一见,不敢稍作阻拦,直接剑光到处,就作散势。
  
  马豪见了大诧,不敢停留,率领着两名亲随,就向着身后的院子逃去。
  
  宇冥见得马豪真的逃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独身一人,站在阿铁儿与听雨的必经之路上,双目现出决绝的眼神,瞧着阿铁儿与听雨。
  
  厉喝一声,是扑击而来。
  
  …………
  
  这次宇冥的扑击,且如同苍狼扑兔,高跃起,重落下,一爪拿下。
  
  这一爪,如同天雷降世,爪风之间,隐有风声呼啸。
  
  阿铁儿与听雨对望一眼,两人齐点头,双剑交汇击出,化作万千寒星,点向了宇冥的手掌。
  
  阿铁儿冥剑至,一剑刺向宇冥的一爪的中心,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后,阿铁儿的剑直接被这一爪抓的一弯,退了下来。
  
  宇冥眼中厉芒一闪,继续追击。可是阿铁儿的剑刚退下,听雨的剑到,同样一剑点在了宇冥那一爪的中心。
  
  宇冥只觉得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铁甲之下的手掌心,是隐发红。
  
  不过宇冥且不愧是武人,直接运气,是拍飞了听雨的一剑。
  
  这时阿铁儿的剑在回势之后,是划出一个圆弧,一剑点在了宇冥手掌心。
  
  这一剑乃不悠决之式,阿铁儿迅即若雷的点了出来。
  
  宇冥只觉得手掌一阵剧痛,自己那纵驰武门多年的铁甲竟被破了一般,直接被阿铁儿这一剑点穿了手掌。
  
  …………
  
  “啊!”宇冥厉嚎一声,直接抽出受伤的手掌,烈退几步。
  
  可是阿铁儿与听雨破了他的铁甲,哪里肯放过他。
  
  听雨冲到阿铁儿身边,阿铁儿会意,轻一带一甩,直接将听雨抛掷出去。
  
  听雨在空中一旋,这剑势厉涨,直接刺向在逃路的宇冥。
  
  这一剑被听雨使来,翩然如同出尘仙子一般,似慢实快的刺击到了宇冥的身后。
  
  “哼!两个小辈,想留下老夫么?”宇冥觉到背后的劲风袭来,拿出那完好无损的左手,一爪抓向听雨的利剑。
  
  怪事发生了,这一爪抓上来之后,竟是一阵金铁交鸣之声。
  
  火花四飞之后,听雨的剑一偏,身形在空中不稳。
  
  宇冥狞笑着一爪抓向听雨的脖颈,若这一下抓实,只怕听雨就得亡身。
  
  恰在此刻,阿铁儿跟了上来,轻一带,直接就将听雨拉扯了回来。
  
  宇冥一击落空,顺带是一爪抓向了阿铁儿的面门。
  
  阿铁儿不慌忙,扶住听雨之后,一剑奔着宇冥的手心而去。
  
  “哼!”宇冥右手已受创,红如注,被阿铁儿刺来,冷哼一声,直接身形一顿,转了个身,跑向院外去了。
  
  阿铁儿待前去追击,听雨一把抓住阿铁儿的手腕:“莫追,咱们去抓住马豪,才是要事!”
  
  闻得听雨所言,阿铁儿不甘的点头,瞧着宇冥几个起落之间,消失在了院落之中,远传来声音:“小子,下次相见,必斩之!”
  
  阿铁儿听得是气不过,想去追击,可是想来就作罢。
  
  此次帝墨宝丢失,着落在马豪身上,马豪的下落,远比这宇冥来的重要。
  
  阿铁儿扶起听雨,直接闪身跳进了那名为合月坊的院子中。
  
  …………
  
  落在院中之后,就见得这院子杯盘狼藉,已杳无一人。
  
  阿铁儿一皱眉头:“听雨,咱们分头去寻,有事长啸示警就是!咱们得快一点,否则这马豪必定惊动苏州卫所队,到时候咱们就没法子抓拿马豪了!”
  
  “是,阿铁儿大哥,小心点!”听雨明白如今时间紧急,不犹豫,直接一个闪身,就闪进了旁边的一间房子里。
  
  阿铁儿是绕开这狼藉的宴会厅,一步一顾迅速而细的搜索着这不大的院子。
  
  这院子处在马府中,且偏只有一个前门。
  
  马豪跑进这个院子之后,不过十数息的时间,定跑不出这个院子。
  
  搜寻不一会儿,就将这一楼皆搜寻罢,丝毫没见到马豪的踪影。
  
  阿铁儿不犹豫,直接一个纵身,翻身上了二楼。
  
  刚一落地,就听得前方不远传来一阵响动,阿铁儿如同离弦之箭一般,蹿了出去。
  
  瞬间就到了那响动之处,就见一个人影趴在一个柜子角落,不断的颤身发抖。
  
  阿铁儿一见这人的服饰,发现不过是寻常的土色衣饰,便即明白,很可能不是马豪。
  
  可是阿铁儿且不想放过一丝一寸的线索,直接出剑指着人影,轻喝:“什么人,出来!”
  
  “莫,莫动手!”这人发颤的说出话来,缓的从藏身的位置,爬了出来。阿铁儿指着这人:“马豪何在?”
  
  这人埋着头,指着外面:“瞧到老爷向着西边跑去了,大侠莫斩啊!”阿铁儿与宇冥交手之时,瞧到了马豪带着两名土灰色服饰的亲随跑进了院子,是不疑,直接转身出了这房间。
  
  待得阿铁儿离去之后有一会儿,这人抬起头来,掀开遮面的头发,现出一张富态的面庞,冷一笑:“嘿,傻小子。略施小计,就被骗了开去!”罢之后,这人站起身来,施然拍去身上的尘土,缓步向外走去。
  
  刚走出这房间,这人瞬间就只觉得全身毛孔悚立,一阵诧惧萦绕心间。
  
  “马老爷,且真是妙计谋啊!”就见一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巧笑嫣然的瞧着这乔扮的马豪,站在门口的右侧,缓声。
  
  马豪愣笑,斗大的汗珠滑落下来,回头瞧了一下右侧,果就见阿铁儿气定的站在那里,一柄明晃的利剑,已抵在了马豪的头边。
  
  …………
  
  …………
  
  …………
  
  天地殿中的宫宴已近尾声,上膳房里仍忙碌着。
  
  刀光飞闪,“笃”地自腌久时、以清水浸泡过的丝瓜上掠过,所过之处整瓜化丝。缕许暗黄的瓜丝沁着泛香的酸味,俱是一般长宽,两头一剁削成同样长短。
  
  指执着菜刀一铲、一挪,瓜丝盛入干净的白瓷碟中放着备用。
  
  另一侧,片好的鹅心肉已入了锅。每片皆带一窄丝皮,在事且熬好的高汤中一滚,很快泛了白色,扑出盈余香气来。
  
  数样调料入锅,掌勺的宫厨耐心等了片刻,待得各色香味蕴出,取盘倒入酸丝瓜。
  
  紫砂所制的锅盖压上,小孔中向外窜着热气,鲜香与热气一齐飘散着,香且不油。
  
  …………
  
  一刻后,熄火揭盖。
  
  旁边早已备着瓷碗,碗口不过常人的巴掌大,淡青的釉色均匀可瞧。
  
  一勺初盛汤。澄清的汤汁不带一点杂白,在白碗底上映出一片金黄。
  
  二勺带鹅肉。一匙汤肉放入碗中,那片金黄厚了些,中间数片的鹅肉交叠着,经沸汤滚熟的薄皮在汤中轻悠。
  
  三勺汤连丝瓜。犹是半数为汤,汤尽后匙底的酸丝瓜倾在鹅肉上,在汤中添了一抹黯。
  
  …………
  
  “之白。”盛汤的宫厨扬音一唤,早已候在一旁的小宫女应声上前。
  
  手中一枚小六棱形的食盒呈上,汤碗稳地放在食盒左侧,侧旁另有一道酥皮花糕。盒盖盖上,之白屈膝一福,从这膳间退了出去。
  
  初冬的凉风吹着,在道间刮个不停,却道路清扫得干净,连落叶亦难寻到一片。
  
  从上膳房到帝上所住的青銮殿,有一段不近不远的路程。
  
  每晚送宵夜的差事,照例是由中使来送,另有个从少使跟着。送至青銮殿门口便可,会由御前的侍人接过去、奉给帝上,上膳房的人便可自行告退。
  
  之白一路走着,细碎的脚步声在风中轻响。
  
  终是到了青銮殿,行上长阶,她朝门口的宦差一福:“中大,这是……”
  
  “上膳房的?”旁边一个声音悠长地传进耳中,有些怪气。之白抬眸一看,连忙屈膝福:“米公。”
  
  掌事宦差米的一踱着步子走近了,揭开她手中捧着的食盒盖子扫一眼,问她:“酸丝瓜鹅皮汤?”
  
  “是。”之白欠身,宦差轻笑,说:“自己送进去。”
  
  之白一懵,不解地抬头一望,不知怎会有这样不合矩的吩咐。
  
  实则是,帝上在方才的宫宴上发了火,斥了一众宫人、且废了一个嫔妃。眼下,是所有原在里面随侍的宫人皆被遣了出来,殿里一个人皆没留。
  
  御前这一干人想得明白,帝上眼下在气头上,既开口将众人撵出来,此刻只怕谁人进去皆得倒霉。不如使个外人进去送死,且使帝上将气出了,他们这一干在眼皮底下做事的,日子便好过了。
  
  之白哪知这些弯绕,只觉得这吩咐来得奇,想着御前随侍的规矩自己一点皆不懂。心念稍动,想起上膳房里年长的宫女前番叮嘱过的一句话:
  
  “到青銮殿送东西,可莫和御前的人攀谈,办好分内的事就是了。御前那些人……心思多得很,六百个皆不够吃亏的!”
  
  暂且没想明白这一环里有什么“亏”给她吃,心里一思,她将手中食盒交于随来的少使,垂手间就褪了支镯子下来。
  
  翠玉镯在两手间持着,借着殿中映出来的光火,犹能看出些成色。
  
  是水头不错的物什。
  
  …………
  
  之白低着头,一双大眼睛却转个不停,一面思量着,一面:“米公,婢子就是个做杂活的,哪能给陛下奉汤。”
  
  言到即止。既不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提“玉镯”之事。
  
  米的一轻蔑一笑,手中拂尘一甩,拈调:“面生年小,心思倒不少。可瞧,吾等是被陛下赶出来的,这会儿进殿,那叫抗旨。且不快送进去?耽搁会儿,这汤凉了,担待得起吗?”
  
  这是全然不收她这玉镯的意思。之白心下愈加忐忑,暗自撇嘴,觉得自己今天走了霉运。并未表明什么,大方地将镯子带回手上,接回食盒来朝米的一一福,颔首移步入殿。
  
  那少使留在外头,之白自己到了侧殿,将汤和点心从食盒中取出、换托盘乘着。
  
  沿南边殿墙一路往里走,朝着内殿走去。
  
  走着,之白维持的从容渐的散了。觉得殿里静得怕人,到底初来,一害怕,就忍不住胡思起来。
  
  …………
  
  她禁不住地一栗,脚下不觉停了,扭过头眼巴地一望殿门口,当真有想逃的心思。
  
  却是没的逃的。这汤必须送到,能否活着出来,就看命了。
  
  之白深吸气,细长的眉紧蹙着,继续往内殿走去。
  
  内殿中似静些,跨过门槛间,窗隙一阵风袭越而来。之白忍着不去扫量帝上,只稍看了一眼在何处,而后向案桌走去。
  
  只有翻阅奏章的声音轻响着。
  
  之白走近了,绕过案桌行到帝上侧旁,稳一示:“陛下。”
  
  看着奏章的帝上被这明显颤微的声音弄得一怔,偏头看过去,眉头微皱:“什么?”
  
  “婢子是上膳房的宫人,来给陛下送宵夜的。”之白沉低着头禀说,稍顿,“酸丝瓜鹅皮汤。宫宴刚散,陛下解酒;酥皮糕,是……”
  
  说着脑中空了一瞬,才意识到糕点没什么功效。话至一半不能就此不说了,心里一悸,不敢乱编个由头,只得添了五个字:“解乏的点心。”
  
  “解乏的点心?”
  
  “是………”之白肩头一哆嗦,心里厉跳一阵,一个字皆不敢多说。
  
  耳闻一声轻笑拂过之后,她便听到一句:“呈过来罢。”
  
  心中微栗,之白埋怨着自己身量不够。尽量维持着托盘平稳,膝头往前稍蹭,凑近了一些。
  
  双臂勉地举得高,她只觉这样帝上必能轻松拿到。却不知全然就不当这样,若米的一在眼前只怕得立时三刻将她拖出去杖罚了———原是御前宫人将宵夜端进来,搁在帝上案头,而后无声地施个示退告便是,从来没有过使帝上自己动手的。
  
  场中的气氛便凝滞了好一阵。
  
  之白实在不清楚这种静意味着什么。胳膊举得发酸,想抬头扫量帝上的神色没胆子。只得撑着,苦得很。
  
  心下思量着,这么下去很快就撑不住了,若就这么将汤洒了,没准自己就没命了!
  
  之白搭在托盘上的两个拇指同时一紧,指甲下发了一阵白,大着胆子开了口,却不争气地磕巴了:“陛、陛下……”
  
  忽觉手中一轻,连带着眼前一亮。
  
  帝上伸手将汤碗拿了起来,搁在案上,接着去拿那碟糕点。一瞧之白模样,不自觉地一哂,“退下罢。”
  
  几乎能清晰地听见那声长松口气的声音。帝上手持点心碟在案上放稳了,无意中看一眼的时候,她已经转过身去向外走了。
  
  …………
  
  宫里的事至容易传开。
  
  次日一早刚用完早膳,之白便被一干同龄的宫人围圈起来,嘁喳地问她,昨日进青銮殿奉汤是什么觉感、帝上长什么样子。
  
  之白窘迫得左闪右让,莹白的小脸微红,齿一咬,一跺脚,:“不知!”
  
  “怎会不知!”离得近的宫人满眼的好奇,“同去的阿语可说啦,昨天是之白自己进殿给陛下奉的汤!”
  
  “………没抬头!”之白皱着眉瞪她,这般说一句。
  
  …………
  
  “之白!”人群外有人唤得焦急,之白踮起脚尖一看,是同屋的咸在,知是有事,忙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咸在拽着她便跑,直跑到上膳房西角僻静之甚的地方才停下来,匀了半天气、小心地四下看了片刻,才明眸大睁着,焦急不已:“出、出事了,可能………之白不能留在上膳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