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读书网 > 阴冥经 > 第494章

第49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什么?!”
  
  之白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诧得面色骤白,拽着咸在的手一叠声的急问。咸在跑得太累,犹是吁地缓了一阵子,才开口:“过……过得这个月,就是新人子入宫的时候了。咱们这些人就皆得晋位,但、但是………”
  
  咸在一口气说至此处实在气尽,一深吸气。
  
  之白立时追问:“但是怎样?!”
  
  “但是福使、大使加起来,比中使、少使少十来人啊!”
  
  之白恍悟间直吓得“啊”了一声。
  
  宫中各处不仅等阶分明,人数限定亦严得很。当朝宫人采择两家人子。
  
  上膳房一处,每年择新人子七十六人,初时皆为少使,一月后,择半数人晋中使。
  
  而后,晋福使二十四人、大使三十二人。如此定的有二十人被驱逐,去别的地方做杂活,意在将不够灵明、不会做事的及时替换掉,但……
  
  事实上谁人能留下,看的并不只是会做事否。
  
  …………
  
  “半个月内,上膳差人和四司就会拟出名册,那二十人得在新人入宫前离开!”咸在说至此,眉头皱得越发的紧,“某是不怕,在这待大半年,早就想出去了。可之白这才刚进来没几日,就撞上这事了!”
  
  之白立觉心弦绷紧。齿磨地琢磨了半晌,倒是咸在且说了:“试否?”
  
  “………啊?”之白一懵,一时未能理解她想“试”什么,咸在看向她,有些急了:“帮尔探听有没有什么说得上话的人?”
  
  之白对这种事贯不在行,一点门路皆没有,便有些犹豫。咸在不忿,“去帮尔问同姐!若是厨艺不精留不下来就算了,为这事,太冤!”
  
  …………
  
  …………
  
  …………
  
  “壮士,斩不得啊!”马豪见得如今宇冥已逃跑,满院的护院是星散,这两个煞星一左一右,将自己夹在中间,利剑对着自己,脸上一变,直接开腔哭。
  
  “哦?”听雨听了不由得一诧,这马豪说的是不得斩,而非不可,在这等情况之下,他为何如此说呢!
  
  听雨立即问:“为何斩不得?”
  
  马豪听到这儿,便明白自己的命暂时保住了,收住哭泣,堆着笑:“不是马某雇人去劫宝物,此番皆是刘金所为,他知了太爷愿为灾地捐银的事,就特意胁迫某诬陷太爷啊!那个宇冥,就是内厂的千户!”
  
  “哦?怪不得那人功夫了得,原是刘金的爪牙。”听雨灵慧无比,只觉马豪的话不可全信,“可是那些劫贼所说的东家分明就是马豪,根本不是刘金,作何解释?”
  
  “呃………”马豪闻言不由得一阵语塞,眼珠子一转,立即说,“某就是个顶锅的!刘金想陷害太爷,就迫某诬告太爷贩卖帝墨宝。刘金为了使某听话,就派了宇冥假冒的护院来监视,并使他给传达命令。劫宝一事,确是刘金的按排,只是以某的名义,其实跟某一点关系皆无啊!”
  
  “原是如此!”阿铁儿仿若相信了一般,令得马豪不由的松了口气,不料阿铁儿话音一转说,“刘金为何不使这出戏演到底,拿出三万两给太爷,到时候人、物证俱全,此番诬告不是就得成了吗?”
  
  “壮士有所不知,”马豪,“其实马府没那么多现银,这刘金为了诓出太爷用帝墨宝抵押,才使某夸下海口,旋半路劫宝,就省下了这三万两。”
  
  “哼!虽是遭人胁迫,但是今日落到咱们的手里,须得拿出三万两来赈灾,否则现在就斩了尔!”阿铁儿威胁。
  
  马豪求饶:“莫斩!虽然马府的现银不够,但………但是………”
  
  “但是什么?”听雨嗔。
  
  马豪满头是汗,吞吐的:“可将全数的田地,几处大宅尽番变卖,应差不了多少。”
  
  阿铁儿听后笑着瞧了听雨一眼,转过头来:“得!既如此,就向太爷相求饶尔一命!”
  
  马豪闻言一阵诧喜,对着阿铁儿磕头谢恩说,“捐银灾地,马某真的是心甘。可是,赠予了全数财产,就身无分文了,况且刘公知了某助太爷赈灾,定不会放过。且请太爷能派人保护某回京都!”
  
  阿铁儿一口答应了马豪的请求。
  
  ………
  
  “是了,现在至为紧要的是拿回宝物。是否已在刘金手里了?”阿铁儿问。
  
  马豪自保无虞,问就答:“按时间推算,这个时候宝物应已到了刘金手里!不过之前听宇冥提过,刘金预去火凤帮办一件大事,似已不在京都城。”
  
  听雨与阿铁儿闻言,对望一眼。阿铁儿“不管刘金是否在京都城,此地不宜久待,那宇冥不定会带救兵来。”
  
  听雨沉吟一会儿:“马豪,立时去拿出全数银票,随咱们一齐离开!”
  
  听雨一心着拿着银两赈灾。既然这马豪为了保命,甘愿予银,那就拿些银票回去救急。
  
  马豪使劲点头,对着一个角落招手,叫喊:“马上,小子出来!”
  
  那本来平静的角落,一阵瑟簌的抖动之后,钻出一名土色服饰的小厮,这小厮一脸讪笑的走了过来,颤抖着:“老爷?”
  
  “去叫账房的张老,将府上的银票全皆送过来!另外告他。老爷走后,使他变卖马家的全数大宅和田地,旋将白银运往京都西门府。”马豪吩咐着。
  
  马上低顺着眼的听罢了马豪的吩咐,点头:“是的!老爷,记下了,您另有其他什么吩咐么?”
  
  “无了!”马豪听得马上的话,合意的点头说,“快去罢,某就在这里等!”
  
  “小的明白!”马上答应一声,大赦般的跌撞的离去。
  
  不多时,跑出了院子,向着一个方向奔去。
  
  …………
  
  过不多时,那马上便抱着一叠银票跑了回来,匀着大气的将银票递向马豪,且被听雨一把夺了过去。
  
  这马上见了大诧,待出言,且被马豪绝瞪了一下,咳嗽了一声,问:“带多少银票来了?”
  
  马上闻言肃立,回:“回老爷的话,计有一万两千四百五十一两的银票!”
  
  阿铁儿听得这小一沓竟就有一万多两白银,不由得暗咋舌,能取得这一万两,虽然是对于午河的灾事不够,但是且能一解燃眉。
  
  听雨将银票贴身藏罢,对着阿铁儿点头:“是了,马老板,跟咱们走罢。”
  
  阿铁儿直接架起了马豪,与听雨一齐飞身而起,向着客栈而去。
  
  三人避开苏州卫所队的巡城人马,回到阿铁儿二人下榻的客栈之后,天色已渐放亮。
  
  听雨睡下。
  
  阿铁儿押着马豪,来到客栈的院子中,与马豪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这马豪竟似真的准备投靠太爷一般,只是坐在院子中,不曾有半分逃走的迹象。
  
  阿铁儿且以为马豪只是做样子给自己瞧,一直保持警惕,可是后来发现马豪即便是自己作昏睡,无半分异动,不知是否当全相信他。
  
  难道马豪真的只是被迫无奈,才与刘金合谋?
  
  难道这人真是个寻常商人?
  
  阿铁儿一直疑虑着。
  
  …………
  
  二人互相闲聊了一会儿,到了饭点儿,阿铁儿就带着马豪来到前堂,点了两碗面条,慢的吃了起来。
  
  吃了不一会儿,就见得门口有一个人竟端着一个破碗,拄着一根泥竹杖,跑了进来,到了那掌柜的柜台前,讨说:“掌柜的,行个好,就给一口吃的罢!”
  
  那掌柜且不是刻薄的人,虽然面色有些不快,却是吩咐小二去后厨拿几个窝头来给这人。
  
  阿铁儿见了,对着那掌柜的高声喊:“掌柜的,就拿两个白面馒头,送给这位大哥,皆记某账上,就是了!”
  
  掌柜的听得有人愿付账,兴然不已,对着那小二高声将话传了过去。
  
  那人听得阿铁儿的话,不由得抬起头来,瞧向阿铁儿,这一瞧之下,不由得诧讶不已。不由的:“可是阿………阿铁儿少侠?”
  
  阿铁儿听得这人竟认得自己,不由得是诧讶不已,抬头瞧去,只觉得这人依稀相识:“在下是阿铁儿,大哥且是何人?为何瞧得有些面熟?”
  
  那人听得这人真的阿铁儿,不由得诧喜的跑了过来,恭敬了一躬:“在下是九玄堂的弟子,合得,曾与杨坛主一齐,见过阿铁儿少侠,是以认得少侠!不想一辞几月,少侠且风采胜往啊!”
  
  原来这人合得竟是九玄堂弟子,难怪且认得自己。
  
  阿铁儿前番为了营救元庆,与九玄堂合作,结识了九玄堂掌门莫土,以及杨力。
  
  …………
  
  阿铁儿听得合得的话,立即:“即是九玄堂兄弟,怎的且如此苦乞?”
  
  “嘿!公子说笑了!”合得谦卑的一笑说,“九玄堂自创建之初,历经已将百年了!咱们薪火相传,各弟子每月一回的乞讨,便是搜罗各地情报的妙法!”
  
  “原是如此!”阿铁儿。
  
  旋扫了一眼马豪,忽眼前一亮。
  
  这京都城之中,刘金手下密布,不论其他,单是帝衣卫,内厂、西厂,这三个机构的人马,皆不下数万。
  
  此等爪牙众多,阿铁儿与听雨便是一身是胆,武学通天,只怕难是刘金的对手。
  
  而上次为了救出元庆,阿铁儿与九玄堂联手,小的斗赢了刘金一回。
  
  那么这次夺回帝墨宝一事,是不可与九玄堂合作呢!
  
  一念至此,阿铁儿笑着:“合大哥,未知莫掌门、杨坛主何在?可有时间与阿铁儿一见!”
  
  “啊?见咱们掌门与坛主?”合得是杨力的亲信弟子,自然知这位阿铁儿少侠与掌门、坛主之间的关系,听罢微一愣,立即点头说,“掌门现今就在苏州城,既然阿铁儿少侠想见咱们掌门与坛主,这就回去通禀一声!”
  
  这合得说罢之后,直接就调头准备出这客栈。
  
  阿铁儿恰瞧见那小二抱着一个纸包,向着前堂跑来。叫住合得:“合大哥,要回去不急在这一时,拿上这热乎的馒头!”
  
  合得兴然的接过馒头:“多谢阿铁儿少侠,这便去为阿铁儿少侠通禀,少侠且请稍等!”
  
  罢之后,这合得就抱着馒头,直接蹿出了客栈,不过一会儿,就消失了踪影。
  
  …………
  
  阿铁儿与马豪吃罢面条之后,为听雨要了一碗菜面,捧着面条,带着马豪向楼上走去,来到听雨房间。
  
  瞧着阿铁儿手上捧的那碗面,听雨轻一笑,接过面碗,问:“阿铁儿大哥,吃过了?”
  
  “是,在下面吃了点面条,就想着这会儿听雨定饿了!”阿铁儿一面领着马豪走进房间,一面说。
  
  听雨将面条放到桌子上,直接吃了起来,阿铁儿使马豪坐好之后,直接:“听雨,某刚才在下面碰到九玄堂的人!”
  
  “碰到莫前辈了?”听雨对阿铁儿的经历很了解,便直接问。
  
  “哪会这么巧,是一位认识某的九玄堂弟子!不过已使他去请莫掌门来与见上一面。”阿铁儿。
  
  “太好了!”听雨且灵慧无比,瞬间便明白过来说,“希望这次能和九玄堂联手,对付刘金,夺回宝物!”
  
  这话一罢,阿铁儿就留意了一下坐在一面的马豪的神情,发现他听到自己两人筹谋联合九玄堂,对付刘金,神色间且丝毫无变化。
  
  阿铁儿心中微动,可是没说立即出来,而是对着听雨点头,笑着:“九玄堂势大,多是敢悍之辈!掌门莫土莫前辈,武学高深,为人豪朗。若他知有这么一个机会,可助一名贤明的卫头,对付刘金,只怕他会不吝出手的!”
  
  “哈———”
  
  阿铁儿话音刚落,一阵豪朗的声音传来。听雨觉出这音中之意,见到阿铁儿嘴角若有似无的笑意,略微一思索,便即明白过来。
  
  阿铁儿起身走到门边,推开房门,只见外面站着两人,其中一人,一身布衣,方脸魁身,咧着嘴,笑着瞧着阿铁儿。
  
  “莫掌门,杨坛主,近来无恙乎!”阿铁儿兴然的一把拽住两人的胳膊,就将两人引了进来。
  
  那前头之人自然就是九玄堂掌门莫土了,只见他笑盈的瞧着阿铁儿:“不想阿铁儿兄弟与九玄堂相处不久,且对九玄堂如此认同,真是九玄堂的一大知音啊!”
  
  “是啊!”那边的杨力是出言说,“天下间英豪无数,与掌门结交之人是不知凡几!但是能像阿铁儿兄弟这般,如此了解咱们掌门的,且真是不多啊!”
  
  “莫掌门、杨坛主,且是过奖了!”阿铁儿闻言微赧。
  
  “哈,不,不!”莫土摆手说,“咱们与阿铁儿相辞不过几月,可是阿铁儿如今且是风采焕新啊!”
  
  “这是机缘!”阿铁儿闻言是慨然不已,让出身后的听雨,对着莫土二人说,“自离开九玄堂,阿铁儿就赴往青冥寺,机缘之下,加入了京都城的西门府!”
  
  …………
  
  众人不客气,皆是来到桌边坐了下去。
  
  莫土一眼瞧到了马豪,对着阿铁儿询问:“这且是何人,阿铁儿兄弟怎介绍一番!”
  
  “他目前是敌或友暂且不分,需等爹前来定夺,放在这里亦是不妙。要不莫掌门派人加以瞧管可好?”听雨直言。
  
  阿铁儿闻言,回头瞧了马豪一眼:“马老板,说的一切皆是片面之词!此番且去九玄堂在苏州城的驻地安身,等咱们取回宝物,回转京都之时,便带尔回去,瞧可好?”
  
  马豪知阿铁儿不论何如,不会现在放自己回去,浅笑着点头:“得!”
  
  不料莫土:“不用带他回京都见太爷,太爷殿下应已在来苏州的路上了!”
  
  “莫掌门此言何意?”阿铁儿知九玄堂眼线布广、消息四通,莫土如此说,只怕必是收到了什么情报。
  
  果然,就听莫土:“日前,收到京都的弟子来报,有钦差去了京都,召太爷进京面帝!如今太爷已将卫所队托付旁人,带着两百侍卫,缓向帝城进发。如今只怕已到了罢!”
  
  “啊?”阿铁儿与听雨闻言心里一突,对望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瞧到了诧讶。
  
  刘金动作之快,在得到了那帝墨宝之后,就立即发难,不想给太爷任何准备的时间了。
  
  阿铁儿点头:“多谢莫前辈的情报,那就请莫前辈安排九玄堂兄弟将这位马老板带下去,好生招待,咱们且商量一下对策罢!”
  
  “请马老板跟杨某来罢!”杨力闻言站起身来,对着马豪。
  
  马豪闻言是笑盈的站了起来,一拍衣服,就跟着杨力走了出去。
  
  不多时,杨力就即反转回了房间,对着阿铁儿:“阿铁儿兄弟,已着令弟子严加照顾那位马老板了!不会怠慢他,不会使他跑了的,且请放心!”
  
  “是了!”阿铁儿闻言点头,等杨力坐好之后,将这次的事皆告诉了莫土与杨力,无半分隐瞒。只是隐去了其中与王本相识的事,毕竟这事与此番无什么关联。
  
  莫土二人静听罢之后,杨力出言问:“瞧来,这次太爷殿下进帝城,就是刘金的阴谋了!他想利用这次的帝墨宝一事发难,挫击太爷殿下了!”
  
  “是的!”阿铁儿皱着眉头,沉重的点头说,“太爷久在京都,但在朝堂之上,且难与刘金相抗衡!若刘金利用帝墨宝发难,只怕太爷就危险了!”
  
  “是!”莫土是脸色难瞧,只听他说,“如今朝堂之上。文武百差,皆是惧忌刘金!若太爷殿下进帝城,有那帝墨宝为柄,只怕进城易,出城难啊!”
  
  “怎办?”听雨虽然灵慧无比,可是如今身在陌生的地方,对付的且是刘金,免不得有些慌神。
  
  “哼,要不就去寻一下刘金!”阿铁儿见得情势危急,听雨如此担忧,“刘金与某,有莫大恩怨!早就想与他一会!”
  
  “不可!”听雨三人出声。
  
  三人对望一眼,旋听雨:“万不能冒险!刘金现为司示监掌印太监,只怕他身边的高手不少,加上刘金自身之武学,就算阿铁儿大哥武高,且是难以应付啊!”
  
  “听雨小姐说的是!”莫土点头说,“刘金手下,不但高手众多,有帝衣卫、西厂听命于他!他自己且组建了内厂,里面皆是收集的武门上有名的侠人,土贼巨擘!这等武势,绝悍无匹啊!”
  
  “是,阿铁儿万不可冒这个险!”杨力闻言是担心,补充说,“据说,不久前有火凤帮不听刘金的命令,火凤掌门火太真人且当面相斥刘金。不想刘金忿而出手,十招之内,纯以剑招,挑落了火太真人的剑,令得火太真人颜面尽失,主动让出了火凤帮的掌门之位!”
  
  十招击败火凤掌门?
  
  阿铁儿与听雨相顾骇然!火凤帮虽然名气不大,但且是传承几十年的大门派。
  
  虽然比之太一门、蓬莱仙岛、九玄堂而言,颇有不如,但是在天下武门之中,已是声威煊赫。
  
  能当得上这等大派的掌门,这火太真人的武力只怕是当世一等。
  
  或比之太一门的行悠大师,蓬莱仙岛的王沐,相去甚远,但绝不是武泛之辈。
  
  而能在十招之内,击败此人。
  
  刘金在当世,已罕有对手。
  
  行悠大师、王沐、孤门木等人,只怕对上刘金,皆会很危险了!而阿铁儿虽然习得不悠决,一身修为是不差,可是想对上这等恐怖的人物,加上一堆高手环伺,只怕是亡路一条了。
  
  如此一来,便只得使谋略了!
  
  阿铁儿自与听雨结识之后,就开始了兵法一道的学习。
  
  略一沉思:“既无法进袭,咱们就来智取!此次关键,就是那帝墨宝!只要咱们能取回帝墨宝,刘金就算势大,亦无法公然对付太爷罢!”
  
  “是的!”听雨赞许的瞧了阿铁儿一眼,肯定的点头说,“爹是当朝太爷,帝墨宝遗失一事,至多就是一个大不敬的罪名!若帝墨宝被夺回,那就万无一失了!”
  
  “如今的关键,且是在何如取得这帝墨宝一事了!”阿铁儿听罢,是松了一口气来。
  
  “刘金势大,一赖帝上信任,太后支持,二靠的便是帝衣卫、内厂和西厂番子!帝衣卫、西厂早就存在,只有这内厂,且是刘金一手创建!刘金的金银珠宝,据说一般皆在内厂之中!这帝墨宝如此重要,只怕被刘金藏在了内厂了!”莫土听得阿铁儿二人的话,立即出声。
  
  他身为九玄堂掌门,消息可以算是至为灵通。
  
  这刘金如今风头劲,是九玄堂行事之中所不齿的对象,自然受到过多的关注。刘金的举动,很多皆能被九玄堂所探知,包括上次那救援元庆一事。
  
  “可内厂且在帝宫之中,是高手众多,哪里能轻易闯进去啊!”听雨虽然没去过几次帝城,可是且对帝宫不陌生。听得那帝墨宝很可能被刘金收在了内厂,不由得皱着眉头。
  
  莫土闻得听雨的话后,丝毫不见忧愁,只见他与杨力皆是笑兮的瞧着阿铁儿:“这事且须着落在阿铁儿兄弟的身上了!”
  
  “………”
  
  阿铁儿闻言错愕无比,指着自己,满脸疑惑。
  
  “是!”莫土点头,一脸笑着说,“元庆元大人离去之前,曾跟莫某说过一桩奇事!”
  
  “何事!”阿铁儿与听雨成功的被莫土引起了好奇心,皆瞧着莫土,问。
  
  莫土一笑,“元大人,他第一次见阿铁儿之时,且以为是当今天子!若不是发现两者之间年纪、秉气不一样,加上阿铁儿兄弟身手了得,只怕就真的认错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