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读书网 > 阴冥经 > 第495章

第49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哦?有这样的事?”听雨闻言是大奇,不由得瞧向阿铁儿的脸,细的端详了一二,缓说,“原来天子竟是这模样啊!”
  
  听雨虽然是太爷的千金,但从未进过帝城。如此,听雨是无机会得见天子。
  
  “元大人曾是朝中大臣,必是见过天子的!既然元大人说某与天子相像,那很可能就是了!这天下间真是奇有,生如此巧合,可是就算某同天子样貌相似,与抢回帝墨宝一事,有何关联呢?”
  
  听得阿铁儿的话,听雨且笑了出来,“瞧来,平时主意挺多,怎到了这会儿且反应不过来了?”
  
  阿铁儿愕然的瞧着听雨,发现莫土与杨力皆是满脸堆笑,瞧着自己,不由得问:“是真的不明白,同天子生的像,与这事有什么关联?”
  
  “且问,刘金大,或是天子大?”听雨听得阿铁儿如此,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问。
  
  “自是天子了!”阿铁儿以前虽然只是一介孤浪儿,不通朝堂之事,可是在西门府几月,偶探细闻之下,对朝堂的事是略通一二,只听他说,“刘金虽然瞧似风光,但是他的势且大半来自天子!”
  
  “说的是!”听雨翘着玉指,缓说,“至少天子名义上大过刘金,这且是事实!元大人觉得阿铁儿与当今天子几乎是同一人。若扮成天子,穿上金袍,走上一趟内厂,会何如?”
  
  “………”
  
  阿铁儿闻言眼前一亮,思索片刻,兴然的说,“是啊!若假扮天子去内厂,那帮番子必然不敢阻拦!这样一来,只怕咱们就能顺利寻到帝墨宝!只是内厂既是刘金的据点所在,那若好碰上刘金,被他识穿,只怕就大事不妙了!”
  
  “这个可交给咱们!”莫土出声说,“在帝宫之中,有九玄堂的人,可以掌握到刘金的行踪!等咱们确认刘金短时间内,不会回到内厂,那就是咱们行动的时间!到时候会来接两位进入帝宫,潜入内厂,阿铁儿扮成帝上,咱们其他人就扮成侍卫就是了!”
  
  听得莫土竟能探得刘金的动向,阿铁儿二人是兴然不已,阿铁儿拱手:“劳烦莫前辈了!不过之前听那马老板说过,刘金可能去了那个火凤帮,不知是否可信,且望贵堂查出准确的消息才是!”
  
  “得,这就回去安排一切事宜,二位在此等候消息便是!只是二人就莫出门了,苏州城之中,刘金耳目甚多,若被盯上,且是个麻烦事!”莫土说罢后,与杨力站了起来告辞。
  
  阿铁儿和听雨是站起身,将二人送出门外:“莫前辈放心,这些日子,吾等会尽量不现面。只盼莫前辈早点传来消息,咱们好早点下手!”
  
  莫土听得阿铁儿如此,是放下心来,点头:“这就留步!就在此好生休息一晚,某会派精锐弟子守在四周!告辞!”
  
  罢之后,莫土与杨力一拱手,就直接转身下了楼去。
  
  二人刚下楼去,就见合得领着几名九玄堂弟子,上得楼来。
  
  …………
  
  合得已褪下叫花子的衣束,一身劲布。
  
  合得几步走上前来:“阿铁儿少侠,奉杨坛主之命,特地率几名可靠的兄弟,来为二位庇护,二位且请放心休息罢!”
  
  “有劳合大哥了!”阿铁儿知,莫土是怕自己二人被刘金的眼线盯上,那时候且不便行事,如今非常时期,只得如此了,与合得说了一句,就直接带着听雨退回了屋里。
  
  …………
  
  阿铁儿二人商议了一会儿具体的细节,旋听雨抓紧时间,将宫里的一些示节,帝上应是一个什么样子,皆说给了阿铁儿。
  
  阿铁儿为人聪灵,听雨言的细,虽然这些讲究,肯定另有破绽,但是应付一般宫人而言,且是够了。
  
  说了一会儿,阿铁儿的倦意就上来了,旋合眼。听雨且进入里间去休息。
  
  这一觉睡至中午,直到合得敲门送吃食,才将二人叫醒。
  
  二人谢过合得,吃过午饭之后,稍休息,开始了这有关帝上的演练。
  
  虽然听雨不曾到过帝宫,可是这些规矩细节,她且自小在西门府习得,是以授起来不费事。
  
  阿铁儿知,这次太爷与西门府的安危,就在这一次的夺取帝墨宝一事上!成则太爷无忧,西门府不会出事!败得话,刘金绝会借机发难,到时候太爷能否保住此位,西门府且能否存在,尚在两可之间!
  
  而夺回帝墨宝的成败,主要就在阿铁儿假扮天子一事上。
  
  只要阿铁儿能学的、五七分相似,那应付内厂只怕是够了。
  
  可是听雨毕竟没见过天子,示仪方面,她授的不成问题,但是天子的日常行为,她且无从得知。
  
  阿铁儿闻得听雨的苦恼,寻来合得,试探的问:“天子身边,可有九玄堂的人?”
  
  合得虽然被派来执行卫护二人的任务,但那只是他与阿铁儿二人相熟,且武学可以,但是他在九玄堂里地位不高。
  
  听得阿铁儿的疑问,他大摇其头:“这等秘密,且不是某这个弟子能知的!阿铁儿少侠既想知。这就通禀杨坛主,他是专门负责这些事的!”
  
  一面说,合得一面退了出去,唤过一名九玄堂弟子。
  
  吩咐了几句之后,这弟子点头,直接调头下了楼去。
  
  阿铁儿听得如此,只得继续与听雨习宫里的示仪。
  
  宫廷示仪,大部分是对其他人的要求,对于帝上,且几乎近无。
  
  就算有,就那么一点,听雨授了几遍之后,阿铁儿便已了然,学了几下,是似模活样,无什么破绽。
  
  二人就这么学习示仪。
  
  半个时辰之后,杨力就在门外叩门,阿铁儿立即出去,明了用意之后,杨力一拍脑袋,连自己怎就不曾想此点。说
  
  杨力拍着心膛:“帝上的身边,确实有咱们九玄堂的内应,只是他今日是否当值,且不清楚,是这罢!这就去联系他,若他有空,就叫他尽快出宫,前来授示帝上的日常行为,瞧可好?”
  
  “有劳杨坛主了!”阿铁儿闻言是兴然不已,点着头。心里对于九玄堂的情报之广,且是佩服不已。
  
  便是听雨,是对于九玄堂的渗透之能,暗心诧。
  
  杨力罢之后,直接就寻了纸笔,短写了几笔,旋用火漆封好,交给一名弟子,嘱咐了几句!这弟子拿起这信封,直接就飞身消失在窗边。
  
  做罢这一切之后,杨力对着二人:“刚收到消息,据说火凤帮的大多数弟子公然反对刘金,支持火太真人重新担任掌门,刘金已在前日一早动身前往。这一来一回,少得好多日的!咱们有充足的时间行动!”
  
  “哦?”阿铁儿二人闻言大喜,阿铁儿说,“消息确认了么?”
  
  “已确认了!”杨力点头说,“本来是和掌门一齐来通知!只是掌门与火太真人交好,在堂中着手派高手南下助阵,顺便联络武门同道,前往救援,一时半会儿且脱不开身,才使某前来通知!”
  
  “………”阿铁儿听得,面上一缓。莫土若能多拖得刘金一日,且是好事!只是刘金武学太过高深,而现在他视太爷为眼中钉,只怕此番太爷进宫,他必然很快回返了。
  
  阿铁儿能用来取回帝墨宝的时间,至多只有三、两天,三人是商议了一下此次进宫的细节问题,直到下午快日落之时,九玄堂弟子才掩护着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的人,走了进来。
  
  …………
  
  这人进来之后,关上门,直接掀开了自己头上的兜帽,现出一张清秀的面庞来。
  
  这人现出面容之后,对着杨力拜示,“大中分舵弟子陆君儿拜见杨坛主!”
  
  “君儿不必多示!”杨力立即虚扶说,“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与咱们九玄堂交好,一同勇救元庆元大人的阿铁儿少侠!”
  
  杨力一面说,一面对着阿铁儿一指。
  
  不料君儿抬眼瞧来,不觉一怔,掩着口鼻,诧呼:“陛下?”
  
  …………
  
  “哈!”三人见得皆是大笑,杨力待说明,不料君儿且眉头一蹙:“不是陛下,但是这相貌且与陛下很是神似!”
  
  陆君儿果不愧是帝上的随侍,帝上的各式言行,一举一动,她皆能准确的指点出来。
  
  对着阿铁儿:“不过公子和帝上毕竟不是一模一样,但这显微的差异,稍化妆,应就无任何问题了。”
  
  阿铁儿听了君儿所言,暗呼诧险,幸亏不是全然一样,不然当初米的一带走吴一醒时,不定就会发觉自己的样貌像当今帝上,不过他隐记得米的一皆没拿眼瞧自己,况且自己当时是穿着跟其他人一样的侍卫服饰,应不会发觉什么,松了一口气。
  
  …………
  
  阿铁儿花了一晚上的功夫,总算将帝上的举止学了个一、两分。
  
  便是陆君儿自己,是对阿铁儿扮的帝上,觉得有些难分真假了。
  
  “阿铁儿少侠,如今扮作帝上,只怕除了吾这等随身之人,以及那刘金之外!便是太后,亦无法分辨出来的!”陆君儿对于阿铁儿的灵颖,是佩服不已,不由得出声感叹。
  
  “呔,是君儿姐指点有方!”阿铁儿对于自己帝上扮的像一事,且没丝毫感觉,不过这次太爷与西门府的安危,全在阿铁儿假扮的成功与否上,阿铁儿是用心至甚。
  
  “如今虽然已像了六、五分,但是有一分,且不像!”陆君儿见得阿铁儿这样,竟拧了眉头。
  
  阿铁儿与陆君儿学得假扮帝上,周边且有听雨与杨力在观瞧,听得陆君儿的话,杨力忍不住出声问:“君儿,说的是什么?”
  
  陆君儿瞧着一脸疑惑的阿铁儿,缓:“秉气!阿铁儿少侠的秉子是待人和善,不论是高低贵贫,他皆是视同!陛下且是一个顽童!虽然他待人不坏,但是不经意间,就是指东说西,大谈天外之言,至是蛮横!若是有人敢驳斥,便是厉惩!”
  
  …………
  
  “………”阿铁儿双手一摊,苦涩。
  
  “呵,阿铁儿少侠不必担心!”陆君儿。
  
  “只要不是五狮在,其他人皆认不出的真假来,便请放心罢!”
  
  “这就是!”阿铁儿。
  
  陆君儿:“如今已学了差不多了,明日陛下要御驾去虎房一行。阿铁儿少侠就随着杨坛主进京入宫,自然有人接应!但是切记莫从北门入宫,虽然刘金不在帝城,但是余下的五狮,帝衣卫、提督等人且仍在宫中坐镇!若被他们瞧见,恐事不妙!”
  
  “是,知了!”杨力慎重的点头说,“明日咱们就由安门入宫,虽然那里是司示监,但是五狮留在司示监的,顶多就是太监何吾!司示监事务繁多,何吾必定无时间出来巡视!”
  
  “是!”陆君儿闻言思索片刻,缓说,“这样罢!如今刘金南下,米的一不在!周元在城外负责十二团营,只有何吾、齐平等二人!何吾需负责司示监的运行,只有齐平一人。明日就撺掇陛下,带着这人去虎房随侍,如此一来,就没什么太大的隐忧了!”
  
  通过陆君儿的话语,阿铁儿总算明白了五狮的各所在。他如今就只见过了米的一一人,但是这米的一瞧起来朴质,但且是个深藏的主。上次带人前去驿馆,对付吴一醒,就是用人拖住自己,旋处理了吴一醒之后,不给自己丝毫反应时间,直接带走了吴一醒。
  
  刘金自不必说。
  
  其他三狮,只怕不是等闲之辈。如今周元、何吾皆有事务在身,不会出来捣乱。齐平被陆君儿借助帝上引走,当是无失。只是若陆君儿厉现,那对陆君儿却是危险。
  
  阿铁儿问:“君儿姐,使帝上带着齐平随侍,若事败现的话………”
  
  陆君儿听得心头一滞,在深宫之中,皆是设计陷害,何尝有关合之音。她若不是得了帝上的庇护,只怕早就成了宫中某一座枯井之中的亡尸了。
  
  如今听得阿铁儿的话语,陆君儿一笑:“阿铁儿少侠不必劳心!那齐平,就是陛下的随侍太监!常日里,五狮皆是轮流伴驾,好为刘金等人取得陛下的动态!明日是虎房的验收,陛下谨慎无比,带着齐平一同前往,是应有之意!”
  
  “是么?”阿铁儿闻言点头,既然不是刻意,那陆君儿的危险就降到了至低,是微放下心来说,“明日君儿姐多加小心,莫使五狮瞧出破绽,咱们进宫取得了帝墨宝,就会立即退出来的!”
  
  “这知的!阿铁儿少侠,听雨小姐,杨坛主,明日小心些,莫惹到司示监,就不会有什么大事!”陆君儿提点了一下,带上兜帽,就准备离去。
  
  阿铁儿与听雨站起身来,与陆君儿辞过。
  
  陆君儿藏在兜帽之中浅一笑,就随着合得,退了出去,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
  
  已是申时了。
  
  杨力稍瞧外面的夜色:“阿铁儿兄弟,听雨小姐,咱们准备一下,连夜赶往京都。待明日帝上一出青銮殿门,就准备由安门入宫!这便下去,挑选一下可靠的兄弟!”
  
  …………
  
  …………
  
  …………
  
  京都。
  
  …………
  
  次日一早,合得便将马车上的阿铁儿二人吵醒,阿铁儿睁开眼后,撩开布帘,发现外面仍是蒙亮,显然时辰尚早。走下马车,就见莫土一身将军的服饰,威风凛站在那里,对着阿铁儿一笑,一躬,行了个大示:“臣参加陛下,恭祝帝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